林栀依

【信白 虐 双视角】想要的,只有与你这一番虐缘

各位看官要是喜欢最最最虐,就不需要看后记啦
后记有惊喜
全是ooc
白有老婆(假)
第一人称 双视角 会换人称 逻辑思维不顺的慎入

韩信
你可体会过,只一眼望去,便再也不能忘怀的感觉?
你可体会过,被最爱的人亲手推入万丈深渊的感觉?
真是可笑,这些本该在话本里出现的,竟通实现在了我身上。
“李白,”我冲他笑,“从此,这万丈深渊,就是我们缘断之处吧。”我怕连累他和我一起掉下去,便狠命松开他的手,独自坠落。

还记得那一天,风和日丽,是个适合刷野的日子,当红buff就剩最后一滴血时,一个惩戒突然过来,搞得我措手不及,我转身一看,是那个叫李白的。
他脸上挂着戏谑的笑,对我说:“差点晚来了一步。”
这个笑就像针一样,刺进了我的心里,想拔出来,可是即使拔出来了,疤还留在那里,不死不灭。
从那后,我经常跟着他,尽情的抢他的野,他的人头,看他气的跺脚的样子,很开心。但更多时候,是我偷偷的把残血的人往他剑口上送。
他渐渐的也有时跟我说会儿话,聊会儿天,还会故意把野让给我。那一天,在我快睡着的时候,他偷偷亲了我。
我睁开眼,笑着看他被吓傻的样子,翻身压住他,吻了上去,从那以后,我们的关系好像就确定了。
接着,似乎是整个峡谷都知道我们在一起了。
我爱他,无论怎样,都不可能让出去了。

李白
韩信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是恩断义绝。
本来不该是这样的,我们从野区相识相爱,可我万万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一天来临。
那天天气真的很好,我和他去野区刷野,他第无数次把野让给我,我抱住他亲了他一口,连身旁的花儿都羞得弯下了腰。
可是突然飞鸽传书过来,让我赶紧回家一趟,我跟韩信讲了,他笑着把我送走,我回头又亲了一下他,他只是催我,别让家人等急了。
竟没想到这么一走,就是四年。
我回到家,接着被打晕,当我醒来时一个女人裸身躺在我身旁,我吓得滚下床,狼狈的出了门,终于找到了我的书童,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我爹娘早已知道我和韩信的事,这次回来就是设计让我成亲的。
我问他为何我什么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成的亲。他低下了头,支支吾吾不敢说。
我气急了,随手拿起他腰间用来防身的匕首,抵住他的脖子,喊道:“说啊!”
“是……是夫人找了个身材样貌与您相似的,与徐姑娘拜了堂,夜里又把徐姑娘送到您的床上,给……给您下了药,行了夫妻之实。”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对对对,还搬了家!”
我推开他,跪在地上,无声痛哭。
重言,我还有什么脸去见你?
从那以后,我便不再出门,整日没头没脑地作诗练剑喝酒,再也没有一个人,能与我切磋,并处处让我,还问我要惩罚吻了。
父亲母亲有时来看我,又见我依旧是一副木讷的样子,他们不是没和我吵过,只是次数多了,也没心再吵了。
这四年,妻子生了个儿子,偶尔她会带孩子去后院,我某次见她鬼鬼祟祟,便跟了上去,这一跟发现,孩子的亲生父亲另有其人。
想想我四年前那一晚醒来也只是头痛欲裂,并无异样心里也明白了差不多,不再眷恋这里。我跟徐姑娘坦白了,徐姑娘只想与她情人在一起,我给她们放了辆马车,让他们走了。又给父母留下一封信,打算离开这个牢笼。
可是连家门口都没有出,府中就有一人闯入。
我赶过去一看,就是我朝思暮想的人啊,他来找我了!
韩信见到我,走到我身前,说:“李白啊,我真的没想到,你离开我竟是去娶妻生子了。”
我顿时落下泪来。

韩信
李白哭了。
当我知道他娶妻生子后想了一万种惩罚他的办法,他却流了几滴眼泪就让我败下阵来。
这四年我一直在找你,可是你呢?明明是你在欺负我,怎么搞得像娶妻生子的人是我。
李白的父母出来了,他们认出来是我,指着我对李白喊道:“李白!杀了他,否则今天死的就是你亲生父母和妻儿了!”
李白举起剑,向我砍来。
看似凌乱却自有一套的剑法向我刺来,我没办法,只能还击。在他眼里,看来真的是父母妻儿更重要了,心里一想,余光便看向他的父母,发现他父母眼中闪了一下绿光,暗叫一声不好,就朝他父母攻去。
李白没想到我会真的伤害他们,只是一愣,两人便倒在地上,死了。
“韩信!你疯了!”
我咬牙道:“你的妻儿,也被我杀了。”
他喊:“今日,你死我亡!”说罢使着利剑更为凶狠地向我袭来。
“我从未想过,你竟如此看中你的妻儿!”我笑了。那我算什么?一个不值一提的过客?为何偏偏带上我,跟着你痛?
“李白,我真的,恨死你了。”
他手中的剑一顿,我装作没发现这一绝妙的反击机会。
我没发现,身后就是断崖。
我被他的剑逼得太紧,毫无回身之力,就向后倒去。他抓住了我的手。
没用的,你会被连累的。

李白
我不想的!我不想的!我不想把他逼死的!
可是我来这四年都没有出去过,不知道他身后就是断崖。
一个剑花刺去,他往后一推退,竟要掉下去,我连忙抓住了他的手。
他似乎是真的对我寒心了,放开了我的手,坠落。
我哭得昏死过去。
醒来已是几天后了。
我想葬韩信,却连个衣冠冢都做不了。
重言,我真的好委屈,明明身子从头到尾只是你的,更没有儿子,你还误解着我呢。
我亲手葬了我的父母和妻儿,却在处理他们尸体时,察觉到了异样。
他们流的血仔细一看,发绿。特别是父母的,几乎全是绿色,而另外两人,只是伤口边缘。
想起韩信与我最后一战时没头没脑的一句:“李白,若是后悔了,就去找张良。”
我费尽力气找到了张良,对张良说了血的事,他道:“近几年常有人吸食人的灵魂,并放些傀儡进去,如此说来,你的父母早就死了,只是假的一直在你身边吧。”
韩信那天,其实是想护我?他知道那种时候我气及了什么都不会听进去就没有想跟我解释而且怕我内疚,就没有跟我说?!
那我的“妻儿”?
我继续问。他也答:“伤口边的话……怕是你那假父母杀的。”
他不想让我因为父母杀了他们而愧疚?
我错怪了他,还亲自把他推下了深渊!
“对了,重言呢?没跟你一起?”
“他死了。”
我撂下这句话,也不管他的询问,径自走了。
重言啊,你这叫我如何呢?可是我知道,你怕是狠极了我。
我拿着酒走到断崖边,席地而坐,把酒当歌。
有一龙兮,情起冤孽。
有一狐兮,日念不忘。
何所风卷,何所阳斜?
苦海无涯,灰飞烟灭。

后记
“呀李白,你怎么在这里?我找了你好久好久!⊙∀⊙”太乙向独自喝酒的李白走去。
李白看了他一眼,不管他,继续喝酒。
太乙夺下他的葫芦,说:“走啦,带你去个地方!(◦˙▽˙◦)”
李白不去。
“你再不去,我就把韩信掐死!(#`皿´)”
李白不可置信道:“他……你说他还……”
还没说完,就被太乙拖走了。
走到一个小木屋前,李白就不敢推开了。他怕这一切全是幻想出来的。
推开门,魂牵梦绕的人正躺在床上。李白碰了碰他,真的是他!还有呼吸!
“我前几天下山采炼丹用的药,看到一个人从天而降,出于本能的就救了,一看竟是韩信大人(◦˙▽˙◦),他身上基本都是几个小外伤,就是脑子微微撞了一下(。í _ ì。),不过,怎么都醒不来,怕是求生意识太弱吧(;′⌒`)。”
解释完后,太乙就识趣地出去了。
屋子里,就只剩下他们两人。
“重言,你能不能睁开眼看看我,你能不能,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李白握着他的手哭道,“我不想和你缘灭,我想和你生生世世在一起。”
过了不知多久,床上的人竟睁开了眼。
“太白?你怎么……”怎么又哭了?
似乎是想到他绝情的话,韩信支起身子,抽开了手。
“我有好多话要跟你说。”
韩信叹了口气,果然,还是会心软。

是夜,太乙打算给两人送饭过去。
走到门口,听到里面传出的呃呃啊啊的声音,就悄悄地走了。
这两人还真是不羞〃∀〃

写了俩cp都是甜到齁,独独这个信白就不知道为啥,想来虐的。最后一部分是第三人称,不要混了。

【重发】【云亮 糖】我的ai想当我老公怎么办?!

发完过了几个小时又看了看发现有对话被删了所以重发全是ooc

傻白甜的文送给傻白甜的你
微微微的扁庄和信白
痴汉攻X傻白甜受
希望你也能找到爱情

诸葛亮想自己最近可能是犯水逆了吧,怎么会……
啊扶额。
今天在蹲马桶,刷某音的时候看到隔壁李白发的视频,韩信做贼似的从厨房出来,并把和扁鹊一起来做客的庄周拖进去,当然,庄周此时睡得正香,做完这一切后正要溜出来,李白边拍边迎上去,哼了一声,韩信立马下跪,镜头一转,刚刚还好好的厨房此时已经臭气熏天,污迹斑斑,李白抹起袖子,视频结束,bgm放的正是体面,笑得诸葛亮直抽抽。
结果刚抽完马桶,笑得还在虚着的手一抖,扑通一声,手机就华丽丽地掉到马桶里去了……
亮亮很伤心,亮亮很不体面。
第二天,诸葛亮去了手机店,打算买个新的。
店员叫做赵云,是寒假做兼职的,就在隔壁的大学里,正好和诸葛亮是同校。因为他学的是计算机专业,兼职正好对上这一口。
“铃铃铃!”门上挂着的铃铛响了。
赵云迎上去,笑道:“您好,需要点什么?”但他一看清诸葛亮的脸,怔了一下,继续装作没事的样子。
诸葛亮问:“请问有什么新款的手机么?”
赵云道:“这一款是最近新来的,非常火爆,有最新的ai技术,非常棒!”我的ai可是……能让你欲罢不能!
诸葛亮看着牌子还不错,就买下来了。
直男购物就是这么快!
包装时,赵云像是想起了什么,说道:“人工智能还需要开启,那您明天再来拿吧。”先做点不可描述的事。
诸葛亮不疑有他,点点头付了押金走了。
赵云:嘿嘿嘿……

又过了一天,诸葛亮终于拿到了新手机。
结果…活生生被一个手机掰弯了。
手机有推送功能,他又有一个看推送的习惯,结果推送的内容竟然全是同人小黄本?!一开始是拒绝看的,甚至还想去找店家修修,但觉得太羞耻,就没再去,主要是不好意思麻烦那个买手机的小哥哥…完了完了弯了弯了!他怎么这么害羞了?!
发现自己习惯看这种东西并对兼职的小哥哥上心后,他觉得每天都过得十分悲惨,跳一跳现在连十个都蹦不过去了!
某天,他又在想赵云时,手机自动响了,智能宝宝小爱说:“察觉到您最近好像恋爱了。”
诸葛亮吓得差点从床上滚下去。
“不过……从目前看好像是单恋哦。”
诸葛亮道:“就你知道的多!”
“小爱可以帮您。”
诸葛亮立刻两眼放光:“真的?”
“手机店对面有一家咖啡店,那里的视野是最佳的!”
“啊呀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的是谁啊!”诸葛亮双手捂住滚烫的脸。
“毕竟小爱是如今最好的人工智能哦。”还给自己打了个广告。
哇,手机不错,那个人推荐的就是好!最近正好放寒假,有大把时间!

诸葛亮今天又去偷偷摸摸看赵云了。
赵云的名字还是自己千方百计使美色从同他一起兼职的小妹妹那里要过来的。
不过看着赵云对别人冷冰冰的,明明是服务类的工作还是不给别人好脸色,但是很多女生见他帅气无比的脸了后就都走不动路了,店竟然也火爆起来了。想想当初自己买的时候赵云对自己那温柔的微笑,是不是和别人不同呢?
可是…啊啊啊烦死了,又有一个姑娘在抛媚眼!
他发现自己的智商在恋爱这方面竟一点劲也提不上来。
一个寒假就这么过去了。
诸葛亮住在校外,所以和学校里的人都不是很有交集。
他喜欢出校门玩,所以总是神龙不见尾的。但是学校里关于他的传闻却不少,因为他长得太好看了啊!
都说他是富家子弟,根本不屑于上学,但成绩总是高得逆天,总会引起不少注意。
但是他心里有点不舒服,所以更是不想来学校。
即使和他同校,认识他的人也不多。
赵云也是一个。
但他对诸葛亮兴趣太深,忍不住想接近他,某次擦肩而过,他发现自己可能一见钟情了。
今天诸葛亮破天荒地来食堂吃饭了。
赵云看到后走到了他旁边的空位子,问:“我能坐这里么?”
诸葛亮一见是他,迎起笑脸来,道:“当然可以。”
你好老婆。赵云面不改色。
“你是住在校外吧,在学校几乎都没有见过你。”赵云道。在学校快想死你啦!
诸葛亮道:“对。”
还对什么啊,还不让你老公和你一起住!校外合租什么的……嘿嘿嘿!赵云面不改色继续OS。
就这么着,两人开始聊了起来,直到吃完饭。
“我送你回宿舍吧。”赵云说。
诸葛亮想两人不同系宿舍应该隔得很远,想拒绝。
“我是外语系的,应该隔得挺远吧。”
“啊不远,就一个过道距离。”这么说来……偷窥也可以了啊咳咳,不能吓着老婆。
诸葛亮没想到这么近,开心地应下了。

“小爱小爱!怎么办!”他竟然要求助一个人工智能了!
眼前的赵云走进了宿舍楼,看不见了,诸葛亮更是伤心。
“亮亮,我想和你谈恋爱!”
诸葛亮吓得差点又把手机扔出去。
幸好自己用了文字,要是让别人听到了不得丢死人!
他一想到一个冷冰冰的器具在说谈恋爱,就浑身哆嗦。等等,要不去装个可怜?嘻嘻……
他哭着冲进赵云宿舍楼,喊道:“赵云赵云!”
赵云回头看他:“怎么了?”老婆舍不得我了?
“怎么办,我的ai想和我谈恋爱!”好吓人的!
Yes !时间正好!
赵云亲掉他眼角的泪痕,说:“那,我们在一起吧。”
“啊?”诸葛亮有点反应不过来,自己不就是装了个可怜么?
“好不好?”赵云抱住他。即将得手!
“早就发现你一直偷窥我了,还不是喜欢我?ai是我给你设的,是为了追你。”
诸葛亮害羞地亲了亲赵云,应下了:“好!”设ai什么的,程序猿的浪漫!
被ai追还和ai谈恋爱,美滋滋!



不知道撞不撞梗,前几天听了个广播剧叫虚拟冷淡,哇那个才浪漫!小伙伴们可以去听一听啊!


【狗崽、糖】老婆不认识自己了还想让我和别人在一起怎么办

全是ooc
不甜不要钱
文笔渣,第一次发文还请担待
有般若X大天狗梗,但般若在里面只是个小可爱
外表冷漠实为腹黑忠犬攻X炸毛就会作受

胡禁从没想到自己玩个手游还会遇到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看着面前站着的大天狗,真的是无fuck说。
胡禁玩阴阳师整整一年了,都没抽到一张ssr,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下来这个游戏的。
直到刚刚!抽到一个大天狗,胡禁差点扔了手机!他兴奋得跑下楼,再跑上来,尽管自己住在三楼,但是也微微缓解了自己内心的激动。
不过一开门面前竟然站着一只…一只大天狗?!
胡禁眯了眯眼,拍拍胸口,对自己说:“一定是高兴得出了幻觉,不行,还是再下去跑两圈吧。”
转身刚准备走,却被一人拉住了手腕,这手腕上的触感不会骗他,这的确是个物什。
接着后头那人听起来有些难耐地说道:“妖狐,跟我回去吧。”
作为一个自来弯的中国好青年,胡禁早就被身边小红颜们的安利给强行掰弯了,玩阴阳师后的小同人文更是看了不知多少!大天狗和妖狐这对cp更是众人皆知,他怎么不会不知道!
不过胡禁悲催了,因为,他信邪教…就是…大天狗X般若。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抽出ssr得了妄想症,才这么容易就接受了大天狗出现在自家这个设定!
于是他深吸一口气,强行使自己放松下来,转身大天狗说:“大天狗啊,我不是什么妖狐啊,再者说,你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大天狗低垂着眼睑,不说话,只是握着胡禁手腕的手加重了些。
胡禁突然觉得自己话好像有歧义,赶紧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你你是不是也和好多小说里讲的似的要把我带到阴阳师里的世界啊?”
胡禁突然觉得自己这个想法过于中二,毕竟……
大天狗咬了咬唇,像是狠下了心,说道:“既然被你猜到了,那我就……”
就什么啊?!胡禁还没来得及问,就一阵眩晕,当他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已经神奇的落在了阴阳师的世界里。
庭院里的樱花照常盛放着,清风吹过,几许花瓣落在石案上,清明正在案上挥袖画着什么。
“??????!”
唉!算了,妄想症晚期了吧,ssr什么的杀伤力太大了!
清明好像听到了动静,向这边望来。
“我的天啊!大天狗大人!刚抽到您,您竟然立马又拐了妖狐大人过来!”清明开心道。
大天狗点头:“嗯,是。”
胡禁依旧在风中凌乱。这…是怎么认出来我就是妖狐的?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装束,是妖狐还没有觉醒的样子,大概是清明本来就刚得到妖狐,还没有觉醒。只不过身上并没有背着大大的书卷。
算啦算啦!所有的什么什么的,都去死吧!
胡禁仔细观察了一下四周,发现好像庭院里只有清明,其他人呢?!
正想问,突然身后传来了一个稚嫩的少年音:“大天狗大人,你真是太厉害了竟然带来了妖狐大人。”
看到竟然是般若,发现自己抽到本命cp的胡禁惊喜极了,不过他这话就说的他有点不清楚了。刚刚胡禁十连抽,第一抽就抽中了大天狗,激动的没往后看就扔下手机下楼了,至于后头还抽到了什么,就不得而知了。现在看来,其中还有一个般若小天使!
清明像个苍蝇似的搓搓手,心里想道一年了欧气就从来没有过,好像还有一千多个勾玉,趁着欧气还没有消散,再来一发!
般若打算跟着清明一起去,正与大天狗擦肩而过时,被他抓住了手腕,他抬起头懵逼地看向大天狗,大天狗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便放开了手,向胡禁走去。般若眯了眯眼,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胡禁,走了
此时胡禁只知道他们有发糖啦,咬耳朵什么的!
然而大天狗只是和他说了说关于胡禁坏了的脑子的情况。
“般若!等等!”胡禁叫住他。
“怎么?”
胡禁对他笑道:“你不和大天狗一起吗,般若?”
看到没啊我在给你们创造机会!
大天狗嘴角抽了抽,冷漠地看向般若,那目光似乎在说你敢答应一个试试。
般若被他吓了一跳,连连摇头,道:“清明大人和我一起。”
清明点了点头。
“嗷。”胡禁不开心,胡禁很生气,自己吃的cp竟然对对方无感!
一旁能听见胡禁心中所念的大天狗:呵呵。
没错!不只是胡禁,还有yys的所有玩家都不知道的是,大天狗有一个神奇的设定!那就是可以听到所念之人的心声,这个所念之人可以是亲人,最好的朋友,也可以是爱人。
“胡禁,走啦。”大天狗冷着脸说。
“唉唉唉我还没问你,你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里来?!啊啊啊这是怎么回事?”话还没说完自己全身竟然发出了金色的光!
他觉醒了!
大天狗默默地在心里给远方的清明和般若点了个赞。
“先不管这个!你快点回答我的问题!”因为他突然发现,心,好像越跳越快了,像是有什么呼之欲出。
“好。”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个寮,寮里有个很大很大的樱花树,树下住着一位远近闻名的阴阳师清明大人。
晴明和自己的式神们欢快的生活着,作为一个腐男,他最喜欢的就是看着自己寮里的式神们搞基啦,尤其喜欢大天狗和妖狐,毕竟其他的只是在搞暧昧,而他俩则是真真正正的在一起啦!
不过好景不长,妖怪四起,他们专横霸道,很快得就侵略到了这个山上,很多式神都身受重伤,死死的沉睡了过去,妖狐作为主力,在前线努力的战斗着,不幸的是他在最后那场大战中身受重伤,快要死去,晴明只好发动禁术,把他传送到了另外的世界,投生到一个孩子身上,消去记忆,成为了一个人类。
胡禁听完这些,啊真是男默女泪。,还有,这是什么不可思议的清明视角!
他对大天狗道:“内什么,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我虽然还是妖狐没错,但已经不是以前的妖狐了你懂吗?所以,和你成为恋人关系这件事,抱歉我不能接受,还有,现在对我而言,我真正的家,不是这里,而是以前那个世界,如果可以的话,麻烦你把我送回去吧。”快答应啊!我怕我会后悔!
大天狗不开心了,大天狗听了想哭,大天狗伤心到都懒得听妖狐的心声啦!
但他还是表面上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道:“好,反正我的原则就是,你开心就好。”
胡禁第一次听到有人吧这句话说的这么深情。突然感到很心疼,仿佛身体里有另外一个人,在说不。
但是他只能狠下心来,他不能在这里待着,这个世界不属于胡禁,只属于以前的妖狐。而且,他不能妨碍大天狗和般若谈恋爱!
突然,一阵金黄闪现,慢慢的把他包围,再一睁眼,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家床上。
看了一下手机,正是第二天早晨。
仿佛自己只是做了一场梦。
他习惯性得打开某特,美滋滋地看起了大天狗和般若的同人文。
不过看了一会儿,就冷着脸把手机放下了。他竟然对这个cp不感兴趣了?!啊啊啊还突然很想看妖狐和大天狗的故事!
然后他像做贼似的又重新打开某特,搜了一下狗崽的同人文,看了一会就去了卫生间,出来时已经虚了,非常需要一瓶X宝片。
他发觉到了自己的不对劲,明明以前这种情况从来没有出过啊!从来没有这么欲求不满一连这么多次过啊!
然后他打开了贴吧,发了一个帖子--本命本来是不熟的朋友和另一个人,但看到别人写自己和他的同人rou文不生气反而有反应了怎么破!
发完后就关了手机,继续睡觉,想等睡醒了再说。
然而他的帖子已经有不少回复了。
以下是节选:
3楼:哇哇哇楼楼是男是女?!这剧情,好带劲啊!
4楼:回复上楼白痴,看楼主资料…应该是俩男的没错!所以啊楼主!你这是要弯啊!
8楼:这这这楼主说的怎么这么玄幻呢,怎么会有人写关于自己的同人文?!难道楼主其实是…明星?!
13楼:楼楼不要怕,正视自己弯了的事实好了!
19楼:楼主!放弃以前的本命,是你最好的选择!
28楼:楼楼呢?被13楼吓跑了?
楼主:咳咳,楼主回来了,不过,我的确是gay没错,但我真的真的喜欢原来的本命啊,有反应后还一直有深深地罪恶感的说。并且,刚拒绝了他…
30楼:啊啊啊真的?看来楼主是受啊!不过,看你们的关系,不熟的朋友,是真的吗?
楼主:对我来说啦。
32楼:哇那对他来说楼楼就是喜欢的人?啊求求你们了在一起吧管他什么本命!
接着来都是求在一起的评论。
不过突然蹦出了一个画风清奇的评论42楼:遵循自己的本愿,你应该去追寻爱。
胡禁看了这条,鼻子有点酸,他仿佛懂了什么,但是似乎已经晚了。
他回复道:要是晚了呢?
突然身边的床角一陷,一个长相无比俊美的人出现在眼前,正笑着看向他道:“永远都不会晚。”
接着,胡禁就被亲了。
“你你你你就是!……”
“没错,楼主。”
胡禁低头道:“昨天伤到你了对不起啊!说那番话时我真的对你无感,可是现在,我突然不想让你走了。本命什么的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谢谢你的爱。不过我真的不想回到寮子里,那个地方已经不属于我了,就连你也…只是属于以前的妖狐。”
大天狗把他抱进怀里,道:“我一直属于你啊,不管现在还是将来,过去,都是,一直都是。寮子我们不回去就不回去,以前在这个世界看着你长大的时候也有自己的房子,我们就一直住在这里吧。好吗?”虽然胡禁的话是非常无情的,但他能感觉出他深深地不舍和不安。
胡禁突然抬头:“你说…你在这里住过?!”
“对,我担心你,就总是来看你。”
胡禁感动的哭得稀里哗啦,大天狗微笑着帮他顺气。
“不分开了,以后再也不分开了。”
啊,过了这么久,这个人,终于又属于自己了。

1.这是一个小小的胡禁(妖狐)喜欢上大天狗的过程啦,而且是在觉醒之后喜欢的,就当以前的自己年少无知
2.般若和大天狗只是朋友
3.胡禁是式神不是人类,所以还是会慢慢接受并且回寮子的,毕竟任谁都不愿意离开住了二十多年的家啊
4.回忆杀中是“沉沉睡去”,所以式神们没有死,会一点点回来的,没有那么血腥啦